<ruby id="etel5"></ruby>

    1. <tt id="etel5"></tt><b id="etel5"><tbody id="etel5"></tbody></b>
      <p id="etel5"></p>
    2. <acronym id="etel5"></acronym>

      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网络重生小说的双层叙事结构
      来源:《中国文学批评》 | 作者:肖 祥  时间: 2021-07-07

      ?  摘要:网络重生小说中不少作品体现出表层和深层的双层叙事结构,表层结构为两次人生的对照,主人公利用一次人生的记忆优势开启新的人生;深层结构则体现为未知与已知的二元对立,二次人生中未知和不确定性因素依然存在。通过双层结构的设置,重生小说体现了文学的娱乐和补偿功能、表现了人生的缺憾和自我认知的限度,以及对人生价值和意义的审美思考。

        关键词:网络重生小说 表层结构 深层结构审美意蕴


        中国网络文学作品虽浩如烟海,但类型化、模式化特征明显。类型研究可作为推进网络文学批评的有效路径之一,也符合网络文学的作者、平台和读者都侧重类型划分的实际。同时,网络文学作品多为以生产“快感”为核心的“爽文”,研究者往往需要从“可见的”表层描写,深入探究“不可见的”深层意蕴。叙事学注重类型划分,关注文本的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其研究对于网络文学批评具有启发意义。本文以网络重生小说这一类型为例,通过横向纵向的比较凸显其独特的叙事模式,进而探讨网络重生小说的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及其审美意蕴。

        一、重生小说的类型特征

        网络重生小说由穿越小说发展演变而来,往往被视作穿越小说的“子类型”。当下的重生小说已经形成了与穿越小说不同的叙事类型,目前部分研究成果已经认识到二者之间的差异,但未对重生小说的类型特色作进一步深入研究。因而在探讨重生小说的双层叙事结构之前有必要简要考察其类型特征。

        (一)穿越小说大都是主人公从原生地穿越到另一时空,通常时间跨度较大,如穿越到古代、未来或异界,其审美体验侧重于时空穿越所带来的新奇感。重生小说的故事情节或是主人公的灵魂回到过去,重新活过(“魂穿”);或是借体附魂得以重生(“夺舍”),一般时间跨度相对较小,仍发生在本位面。重生的主人公通常是心存遗憾而回到过去重启人生,审美体验侧重于内在心理历程的描述,突出的是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所谓“熟悉”,是指主人公对前世的生活景象、亲朋好友、已经历的事件都非常熟悉,而“陌生”则是指在二次人生中往往出现与预知不符的变数和未知因素。具体来看,重生小说的主人公为实现一次人生的愿望,往往具有极强的目的性,明显体现出“为己立言”,与大多数穿越小说的“代人立言”区分开来;重生小说指向熟知人生,与穿越小说指向陌生时空区分开来;重生小说中主人公存在先知优势,但未知也因变数而存在,与穿越小说中更强调历史发展脉络(定数)区分开来。由“穿越”到“重生”实际上是由外而内的转向。

        (二)重生小说不仅与穿越小说联系紧密,其背后还蕴藏着深厚的文学母题——“还魂”故事。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重生小说是“还魂”母题在当下网络文化语境中的文本演绎,二者有着较为相似的叙事要素,但叙事重点完全不同,由此构成了重生小说有别于传统还魂故事的独特面貌,原因在于二者背后的社会思想文化的差异。传统还魂故事的情节要素主要包括:离魂(死亡、入梦或昏迷)、游魂和还魂(复活或醒来),其叙述重点往往在于“游魂”情节,以“还魂”为结局。而重生小说鲜少描述“离魂”和“游魂”情节,“还魂”便是主要故事情节的开启,着重叙述“还魂”后的重生经历。重生小说往往将人物还魂前的生活称为“前世”,将重生后的生活称为“今生”,这显然是为了方便行文,与佛教里的前世今生并无密切关联。事实上将“前世”称作“一次人生”,将“今生”称为“二次人生”似乎更妥帖。于是,我们可按照传统还魂故事的结构“离魂—游魂—还魂”,将网络重生小说的结构归纳为:“一次人生结束(死亡)—魂灵穿越/附体—二次人生开始(重生)”。传统还魂故事圆形的叙述结构,悲喜交融的艺术风格以及大团圆的结局,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思维方式和审美体验。而重生小说是双向延展的线性结构,体现了当代人试图弥补人生缺憾的愿望,以及对未知人生的无限思绪,对人生归处的茫然与探寻。

        (三)传统还魂故事多表现浪漫、哀婉的爱情,表达对自由、爱情的渴望。网络重生小说的情节类型相对多样化,我们以人物重生的主导动力为标准,将重生小说归纳为以下四种情节类型。

        1.补偿型。这类小说的主人公或是对自己的一次人生充满遗憾,或是在一次人生结束时悔悟到自己对某些人有所亏欠,渴望补偿报答他们。前者如人间武库《逆流纯真年代》中的江澈对自己年轻时的逃避和自暴自弃的行为感到遗憾,想要改变又为时已晚。重生后他毅然改变之前的决定,也改写了自己的命运。后者往往表达相互救赎、守护成全的主题,充满了温情和感人的“泪点”,对读者具有“治愈”功能。如藤萝为枝的现代言情小说《魔鬼的体温》,女主角贝瑶重生后想要报答并全力拯救裴川——双腿残疾且无人关爱而最终成为狠辣无情的“魔鬼”。性格孤僻的裴川帮助犯罪集团研发病毒软件,但最终在贝瑶爱的感召下回归本真,自首后接受改造并作出重大科技贡献。贝瑶拯救了裴川,自己也从中得到了心灵的救赎与灵魂的重生。

        2.复仇型。这类故事的主人公多为女性,一般在前世含恨而死且心有执念,造成她们命运悲剧的原因大概有:家庭的变故(父亲寡恩、母亲早亡、家宅内斗等);婚姻的不幸(一夫多妻制、夫为妻纲等);奸人的陷害或亲友的背叛等。遭到生活无情打击的主人公深切认识到现实生活的残酷,重启人生后她们一改前世软弱退让的性格,以怨报怨最终反败为胜。如白鹭成双的《春日宴》,主人公丹阳长公主被自己爱慕之人谋害,当她发现自己借尸还魂成为了白家四小姐后,心中所念的只有报仇雪恨。如千山茶客的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将门毒后》,将门之女沈妙痴恋定王傅修宜,与他同甘共苦,辅佐其登上皇位,不料一片真心被负心郎利用,以致沈家满门被灭。当重生回14岁时悲剧还未发生,她发誓要向仇敌复仇。

        3.规避型。这类故事的主人公重获新生后首先想到的是规避人生悲剧,走一条与一次人生截然不同的道路。如予方的《阿莞》,主人公身为齐家嫡女原本深受宠爱,但在父亲妾室杨君柔害死母亲后孤立无依、受尽欺凌,为了报仇,阿莞变得不择手段。最终虽大仇得报,但她也在众人的责备与内心的苦痛中凄惨死去。当重生回到了12岁时,一切灾难都没发生。她明白“既然有了重来的机会,她就该好好珍惜,即使心里还没完全放下,她也不要带着仇恨活着,前一世发生的事情,只要她小心避开,一切怨恨都不会开始。”重生后虽无法完全放下怨恨,但她要做的是扭转即将发生的事,而不是报复将犯罪的人。

        4.任务型。这类小说是“重生”题材与后起的“升级流”“系统文”的结合,主人公死后重生,发现自己肩负“系统”任务,必须完成“系统”配置的任务才能活下去或升级。如江子归的《天降横财一百亿》中的主人公许芮出身贫寒,因车祸意外丧命重生到7年前,发现大脑里的“系统”给她配置了一个任务:送给她一百亿,必须在限定的短时间内花光大量钱财,否则就会死去。诸如此类的小说直接反映了网络游戏在文学创作中留下的特有印记。

        二、重生小说的表层结构

        重生小说的故事情节可简单归纳为:灵魂回到过去自己(或他人)的身体,以已知优势改变人生。但有意味的是,不少重生小说故事情节中包含一明一暗两条叙事线索,描述两条不同的人生轨迹:二次人生“得意”、一次人生“失意”。重生小说隐含的平行结构可看作其叙事的外部特征,而内在的核心则在于复合叙事中的“小径分叉叙事”:在人生道路的分叉口,人物作出不同的选择,生命轨迹向不同的方向延展。重生小说中的主人公往往在一次人生的岔路口走向毁灭与悲剧,或失败与平庸。当二次人生开启,他们汲取了经验和教训,利用“先知优势”在人生的岔路口前行使“选择特权”力图避开错误道路,创造与一次人生截然不同的二次人生。如此一来,“小径分叉叙事”便勾勒出两条人生轨迹,形成明显的“对照”。重生小说中两次人生的对照,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一次人生默默无闻与二次人生功成名就的对照。大量现代都市重生小说往往讲述主人公利用先知优势,顺应时代潮流、抢占先机创造财富的故事。如庚不让《俗人回档》中的主人公边学道一次人生中为《松江日报》的一名审读员,也是最年轻的、唯一的合同工,工资微薄,无法给妻子一个盛大的婚礼,更无法给妻子一套心仪的房子和向往的舒适生活。审读员的工作岗位不起眼但要求很高,再加上工作时间日夜颠倒,边学道的身体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在一天凌晨审读完稿件后回到家中猝死。重生后回到2001年高考前,然后逐步开始利用先知优势,制作导航网页,出售游戏外挂,购买股票、房产,开设酒店、运动馆,乃至进军金融、房地产、娱乐传媒、新能源等众多领域,成为世界顶级的企业家。同样,《逆流纯真年代》中的江澈在一次人生中因失恋而深受打击,带着逃避和赌气的心理参加支教。在支教期间又遭遇泥石流,为感谢乡亲们搭救,在山间支教7年,送走所有的学生才离开。回到家乡却没有合适的教职岗位,只得改行从事广告策划,加之妻子林俞静儿时因病失聪,可想而知二人生活拮据,精神苦闷。重生后江澈回到中专师范毕业前,利用自己的先知优势,购买股票认购证,投资股票、房产、实业、外贸等各领域,成为商业巨子。

        (二)一次人生忧患丛生与二次人生防患未然。《阿莞》中女主人公的忧患始于母亲病入膏肓和祖父溘然离世。当她重生以后,首先要做的便是为母亲治病和为祖父调理身体,为自己赢得了一个强大安稳的后盾。忧患丛生的另一原因是仇敌屡施诡计。一次人生中阿莞的继母杨君柔和妹妹齐茹诡计多端,使阿莞陷入不幸的深渊。重生后阿莞要做的就是让两人的诡计无法得逞。再如藤萝为枝的《病态宠爱》中孟听在一次人生中经历了大火毁容、错过高考、舒爸爸殒命等打击,重生后便积极预防,力求杜绝这些可能发生的灾难;《魔鬼的体温》中贝瑶重生后便竭力避免与加害者产生关联等。

        (三)一次人生任人欺凌与二次人生以恶制恶。重生小说常以复仇为主题,无论是《重生之将门毒后》里的沈妙,还是《重生之深宫谪女》中的蓝如瑾,在一次人生中都受到仇敌欺凌或欺骗,再世为人的她们不仅防患于未然,还以牙还牙,强硬反击。《病态宠爱》中的孟听在一次人生中性格柔弱,最终被人陷害致死,重生后她主动出击;《阿莞》中的女主人公虽意不在报仇,但也从未放弃反击,甚至心机之深比对手有过之而无不及。

        重生小说正是通过两次不同人生的“对照”显示出“二次选择”的优势与特权。透过俗套的二次人生的故事,参照若隐若现的一次人生经历,我们可以看到表层结构的意蕴与价值:重生蕴含着改变过去、弥补遗憾以及对另一种更美好人生的普遍向往。首先,从二次人生的动力来看,主人公为了改变一次人生的命运而积极奋发有为,体现出一种不甘沉沦的生命跃动。其次,从二次人生的故事情节来看,防患未然体现了人们对预知人生发展,避免人生错误的渴求;主人公即使拥有“先知优势”,依然难以独立自主地开拓人生,往往需要依靠强大盟友的帮助才能达到目的;以牙还牙、以恶制恶的叙事套路能让读者产生快感,但我们应警惕和批判其中显露出的阴谋论和暴力倾向。最后,从二次人生的结局来看,主人公通过种种努力,避免了覆辙重蹈,最终获得圆满人生。善恶有报的结局蕴含着人们对惩恶扬善的认同与渴求,并且结局大多是恨的终结与爱的回归,主人公获得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重生,更是精神上的重生。

        三、重生小说的深层结构

        重生小说中的主人公重启人生,往往可以借助记忆优势预知人生发展、避免错误,在人生的分岔口拥有选择的主动权。有学者指出重生小说利用“记忆优势”重新体验、规划人生,实质上是在运用“先知”的金手指,去占同时代人的便宜。可是在大量重生小说中出现一些普遍性的问题:一次人生的记忆是否真实准确?主人公回到过去,许多既定的历史轨迹可能正因为主人公的重生而产生变化;在人生的岔路口,即使重新作出选择,就一定能选中正确道路?况且选择其中一条道路,必然错过其他人生……这些问题对“记忆优势”和“选择特权”都构成威胁。抛开部分着力描写主人公的“先知”优势、表现庸俗粗浅欲望的YY“爽文”,不少重生小说并未将主人公塑造为二次人生中的“先知”,即便获得某些优势和特权,二次人生也并非与已知完全相符,未知因素与不确定性依然如影随形。在不少重生小说情节发展的背后隐藏着一股叙事暗流,即主人公重启人生后与未知和不确定因素斗争。如果我们仅仅关注重生小说的表层结构,忽略情节背后的深层结构,则无法看到作品更为丰富的意蕴,甚至可能对作品主题意义产生误解。重生小说中的主人公往往面对着一个深刻的、难以突破的难题:既有记忆(已知)与不确定因素(未知)之间的矛盾。

        重生小说中的主人公一直想“改变”人生,可是重新开启的人生自身也在“改变”——或是他人的改变,或是环境的改变等(即存在“变数”)。重生小说主人公赖以改变人生的记忆可能与事实不符(即“已知”的不可靠)。具体来看,如果记忆与事实相符,而人、事、环境改变,则已知变为未知;如果记忆有误,即使人、事、环境确定,已知也变为未知;如果记忆有误,而人、事、环境改变,则已知变为未知。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从概率上来看,既有记忆与二次人生的发展相符的情况仅占四分之一。

        第一种情况:一次人生的记忆与事实相符,二次人生的人、事、环境等也未发生改变,结果指向已知。实际上,这种高度一致的情况在早期的重生小说中较为常见,如重生小说鼻祖周行文的《重生传说》。但在后期重生小说的发展过程中这种情况越来越少,而其他三种情况则普遍存在。

        第二种情况:记忆真实准确,而人、事、环境改变,结果指向未知。小说中主人公的重生往往产生蝴蝶效应,正是主人公的重生改变了周围人的人生轨迹。如《俗人回档》中边学道一次人生中的妻子徐尚秀是自己的校友,大学期间二人在不同院系而互不相识。二次人生中,“边学道在心里发誓:一定要从见到徐尚秀第一眼起就发起追求;一定要在大学里跟徐尚秀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一定要给徐尚秀最美最浪漫的大学时光;一定要赚到很多钱,给徐尚秀一场无与伦比的婚礼,买徐尚秀一直喜欢的那个楼盘,给徐尚秀一直想要的生活”。于是他将自己的报考专业改为徐尚秀即将就读的国际贸易专业,哪知就此产生蝴蝶效应,改变了彼此的命运。徐尚秀当年没有考上,复读一年才进入同一所大学,并在复读期间结交了一名男友。而边学道在校期间又与另一女生单娆陷入热恋。再如《逆流纯真年代》中江澈的室友郑忻峰一次人生中37岁就当上县长,仕途通畅。但在二次人生中他看到江澈的经商能力后敬佩不已,不愿回家乡工作,一心想跟随江澈创业,后来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墨书白的《山河枕》中主人公楚瑜在一次人生中尝尽了胞妹楚锦的阴险自私和丈夫顾楚生的冷漠狠辣,重生回到闺中年华的她以既有记忆看待这二人,对楚锦的有心帮助和顾楚生的真心示爱都深表怀疑、拒之千里。事实上在二次人生中这两人也发生了改变。主人公一次人生记忆可能使自己蒙蔽双眼甚至陷入偏执。从这个意义来看,这类重生小说不仅仅是一般的“爽文”,而体现了一定的人生哲理。又如《阿莞》中主人公阿莞在一次人生中认识的赵言钰是个阴险狡诈的政客,不惜一切代价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殊不知二次人生中的赵言钰彻底发生了改变,而改变的原因也是一个意外,这个世界中他的母亲是穿越而来的现代女性,自然使他的性情完全不同于阿莞来自一次人生中的认知。

        第三种情况:人、事、环境未变而记忆与事实不符,结果导致误知。如希行《诛砂》中的女主人公谢柔嘉由于被怀疑年幼时害死姐姐谢柔惠,在家中不得父母宠爱,嫁到王府后境遇凄惨,最终被王府世子命人绞杀,死前还被扣上恶毒、淫乱的罪名。重生后她希望保护家人、保全家族,哪知后来才认识到姐姐的阴狠和家族的腐朽。同样,《春日宴》中主人公丹阳长公主一心要向江玄瑾复仇,却不知真正的敌手隐藏在暗处,当丹阳长公主接近江玄瑾后慢慢发现当初害死她的另有其人,而真凶身份的揭露也是几经波折,最终才指向自己一心要保护的弟弟——皇帝李怀麟。《病态宠爱》中的女主角孟听,凭借一次人生的记忆尽量规避男孩江忍,在她的记忆中江忍是一名凶恶的杀人犯。而孟听一次人生的记忆并非事实的全部,明显具有局限性,为此产生了诸多误会。由于记忆与事实不符,主人公往往需要拨开重重迷雾,才能发现真相,使整个故事产生跌宕起伏的叙事效果。

        第四种情况:人、事、环境改变且记忆与事实不符,结果指向未知。如《山河枕》中重生后的主人公楚瑜知道卫家会因为追击穷寇被困白帝谷以至于满门战死,便叮嘱卫珺、卫韫切不可穷追敌寇,本以为可以避免这场大祸,然而大祸依旧轰然而至。楚瑜在震惊悔恨中冷静思考,“战场上一定发生了她所不知道的事”,“重生得到的消息不一定是对的,是她太自负,太相信自己已经得到的消息,以为自己重生回来,就能扭转局面。”卫家覆灭一事体现了主人公记忆的严重局限性,因为卫家追击敌兵而陷入绝境并非轻敌恋战,背后是监军太子和将军姚勇的决策失误和退兵自保,而为了皇家颜面,卫家替太子背负了指挥失误的罪责。一次人生中的楚瑜对这些军中机要和朝堂密谋自然无从知晓,她所谓的记忆优势也就没有较大价值。小说中情况更为变幻莫测的不仅有一次人生的记忆与事实不符,往往还有外在因素也导致出现变化。在楚瑜的一次人生中秦王世子赵玥来不及颠覆政权就死于长公主之手,而在二次人生中,赵玥受顾楚生保护而活了下来,后来趁乱夺取华京登基,也正是他向北狄献计,在白帝谷设伏,让姚家和卫家互斗,从而削弱淳德帝力量而谋取皇位。可以说,赵玥才是白帝谷惨案的始作俑者,而他的行为则如同“蝴蝶效应”,彻底改变了时局的走向,让已知湮没在无边无际的未知之中。正是后面三种情况的出现,给重生小说叙事带来了情节曲折多变的发展空间,体现了重生类型的独特魅力。

        四、重生小说的多重意蕴

        众多网络写手和广大网友为何喜爱重生类作品?透过充满幻想的故事情节,由浅入深,我们可以发现重生小说的多重意蕴。

        首先,重生小说的表层结构展现了主人公以已知优势改变人生,突出体现了重生小说的娱乐与补偿功能。当今网络科技“不仅更新了文学创作的环境,而且使文学的创作过程、社会功能都发生变化,由此必将带来文学观念的重构”。娱乐与补偿功能可以说是当今网络文学的首要功能。重生小说类型独特又“爽点”众多,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部分网友的YY,使网友代入到重生小说的主人公身上,跟随他(她)开启一场场冒险,在幻想的“密集的兴奋点”中享受补偿性的虚拟体验。从阅读鉴赏的更深层来看,重生小说通过两次人生的“对照”显示出“先知优势”与“选择特权”,以一种理想而美好的设定使得主人公在重启人生时弥补人生遗憾,实现人生梦想。重生小说描绘的人生重启在某种程度上能让人们获得心理的抚慰与补偿,这正是重生成为热门类型故事的重要原因之一。它蕴含着人们心中对另一种更好人生的普遍向往,体现了对既定人生中不满和苦闷的否定、补偿与升华。

        其次,不少重生小说的深层结构揭示,人生重启后主人公仍需面对大量未知和不确定因素,深刻表现了人生的缺憾和自我认知的限度以及人所面临的选择困境。重生小说情节发展背后的隐性进程,打上了网络文化的深刻烙印,也蕴含了丰富的人生意蕴。重生小说的文学想象与网络游戏的S/L(存档/读档)、重置经验密切相关。主人公的二次人生如同游戏重启,由于有了第一次游戏的经验,主人公具有一定的先知优势,往往可以先发制人、弥补缺憾乃至自我更新。可是,“游戏可一次次重来……但游戏的重来并非重复,游戏故事是在玩家与系统、玩家与玩家的交互作用中偶然性生成,每次游戏体验都不尽相同”。同样,重生小说中的“重生”并非“重复”或“轮回”,主人公虽然拥有一次人生的记忆和认知,但不一定正确,二次人生中也会出现不少变数,并且还可能出现多种不同的人生选择,而主人公注定只能选择一条人生道路,且无法确定其选择的正确性。“你可以塑造新的自我,然而在根本上无法逃出自我认知的限度。重生小说试图弥补人生缺憾的写法,不如说反而写出了人生的缺憾。这折射了网络社会中人们面对多元可能不断‘筹划’却在根本上难以脱离‘被抛’命运的痛苦。”重生小说对“小径分岔”的迷恋无意识地反映了人们对于人生选择的重视与怀疑,一方面人们幻想着通过改变过去、重塑人生,另一方面面对着未来的未知和不确定因素依然不知所措。从“穿越”到“重生”实际上是一种由外向内的转变,由人与外在世界的对抗转向人与内在自我和未知因素的对抗。

        最后,重生小说的双层结构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对人生价值和意义的审美思考。重生小说由外而内,重在探索人的内在世界,侧重对于自我、人生,乃至人类自身境遇的认识。小说用文学想象实现了人生的二次体验,既展现了主人公利用“选择特权”和“先知优势”创造全新人生的梦想,又揭示了未知与不确定性因素给人生带来的重大影响。表层结构侧重的是“已知”,而深层结构则凸显的是“未知”,两层叙事结构一明一暗,并列前行、互为颠覆关系,在矛盾与张力中表达深刻的人生意蕴。尤其是重生小说隐性进程中暗含大量的变数和未知因素,展现了人生的不确定性和命运的不可操控性。但更应看到,故事中的主人公面对二次人生的变化,并非任由命运摆弄。一方面,主人公在新的人生道路上积极探索、奋勇拼搏;另一方面,主人公往往反思来自一次人生的记忆,改变先入为主的“偏见”。正如《逆流纯真年代》的“作者感言”所说,“他(江澈——笔者注)的路,将是在先知的前提下,一边摸索,一边攀登。当然本身也会一路蜕变和进步。”主人公对外界的抗争,显示人生拼搏的意义,而内在的反省与改变,则是相较于身体重生而言的更为难得的精神重生。可以说,重生小说为读者提供了一面观照人生的明镜,反映了现代人对另一种生存状态的渴望、对现实人生的反思以及对于人的价值和人生意义的追问。

        综上所述,重生小说的表层结构表现为主人公利用记忆优势重新选择,实现自我更新,一次人生与二次人生形成鲜明对照;而叙事的深层结构则揭示了已知和未知的对立,重启人生即便拥有记忆优势,依然面对诸多未知和不确定的因素。以类型研究的路径,由表及里描述网络类型小说的叙事类型和情节发展,进而揭示其深层结构及审美意蕴,对于其他一些类型的网络小说研究也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在线观看日本高清mv视频,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茄子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 网站地图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