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etel5"></ruby>

    1. <tt id="etel5"></tt><b id="etel5"><tbody id="etel5"></tbody></b>
      <p id="etel5"></p>
    2. <acronym id="etel5"></acronym>

      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慧眼独具 诗心悠悠
      来源:文艺报 | 作者:高洪波  时间: 2021-06-10

      ?  中国有句老话,叫作“文人相轻”,然而读了胡世宗的《人生与诗》,我又想起另一句话——“文人相亲”。当然,如果再换一个字,改为“诗人相亲”,倒更妥帖。

        世宗是颇有成就的军旅诗人,诗集《鸟儿们的歌》《战争与和平的咏叹调》《沉马》等,曾以机警与智慧令人叹服,但我想不到他还兼有新闻记者的敏锐。比如《人生与诗》这本书,就是他从当代中国诗坛上,在漫不经心中采撷到一束风格独具的花。

        这束花大概只有胡世宗这样的有心人才能采撷到手。因为我发现世宗涉笔的大多数诗人,我自己也曾接触过,有的甚至也描写过,但对比之余,便感觉到我的粗疏和迟钝来。胡世宗以一颗悠悠的诗心与浓浓的爱心,扫描着与自己相交的诗人们,于是,艾青的睿智、臧克家的重感情、贺敬之的宏阔视野、李瑛的勤奋、张志民的率真质朴,一齐跃然纸上。而雷抒雁以“桥”自诩的气度、贺东久的“军人普希铁”的风貌、李松涛的聪慧、阿红与解明的甘为人梯的精神,也借助于平实的文字传导给读者。更为可贵的是,胡世宗为诗人们剪影,不是新闻记者式的客观的介绍,他从一己的感受出发,通过自己的眼睛来透视描写对象,写来从容不迫、亲切自然,有不少是第一手资料。这给这本书增添了相当的史料价值。比如他写李瑛,“他是那么文静和细心,以至使你有时觉得他是一位阅世很深又平易近人的‘大姐姐’”。这是只有相当了解李瑛的人才能道出的感觉。再如他写到洪三泰这位南国歌手:“三泰每写成一首诗,都要朗诵十几遍以至几十遍,看顺不顺畅”,点破了洪三泰诗中音韵铿锵的奥秘。此外,在胡世宗笔下,无论是晓凡还是刘镇,梁上泉还是苗得雨,方冰还是公木,柯岩还是刘畅园,均能还原成一位真正的诗人,或者说世宗专门从诗的角度来为他们剪影,写他们从事诗歌创作的历史,论及他们的诗以及在诗坛的地位和影响,这使每篇剪影和微剪影都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虽非学术论文,也非诗歌评论,可是你在读后却不能不感到世宗评价的中肯和扼要。

        读胡世宗这本书,我不由得想起曹操《短歌行》中的几句诗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的确,在这本书里,诗人胡世宗不见了,只剩下一个“谙熟业务、招人喜爱的‘导游’,热情地、诚挚地、亲切地引导我们畅游诗歌名园里的‘山光水色’‘奇葩异卉’”(单复语)。因此,这本书对于广大文学青年,尤其是诗歌爱好者来说,将是非常有益处的。较之那些径直阐述诗歌创作原理的书,它更切合实际、更贴近他们的生活,同时也能更快地把他们领入诗的王国。因为世宗在书中已把中国当代诗人中的一批佼佼者所走过的道路,他们各不相同的气质、人品与诗品,他们的兴趣与爱好,以及对诗歌艺术的追求与探索,都一一透露给读者;细心且用心的读者,自然会从中悟到许多诗的奥秘,受益匪浅。

        感谢世宗用勤奋而敏锐的笔触,把我们诗人的风采留存下来,并得到全社会的理解与热爱,为诗坛正名,为诗界争气,为诗人、为那些真正优秀的诗人们传声,也使我们文坛的这种相亲相敬相爱的风习,传诸后世,从而成为一种道德规范。这对于从事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文艺工作者来说,应是责无旁贷的。

      在线观看日本高清mv视频,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茄子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 网站地图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