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etel5"></ruby>

    1. <tt id="etel5"></tt><b id="etel5"><tbody id="etel5"></tbody></b>
      <p id="etel5"></p>
    2. <acronym id="etel5"></acronym>

      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新工业诗歌应有的特征和精神气质
      来源:辽宁作家网 | 作者:张笃德  时间: 2020-12-29

      ?  一、工业诗歌在中国的形成与发展

        中国新诗百年,其中工业诗歌有学者追溯到二十世纪初,郭沫若将轮船烟筒排放出的燃煤废气,形容为“黑色的牡丹”“二十世纪的名花”,第一次描绘出工业意象,被认为中国工业诗歌的发端工人诗歌联盟公众号的主办者吴季在其撰写的《中国工人诗歌的百年沧桑》一文中,也以工运视角,认为殷夫、聂耳等左翼诗人,充满了阶级革命感情创作的工人歌谣,是中国工业诗歌早期弥足珍贵的部分。

        我认为,中国工业诗歌被确立和大规模兴起,是在新中国成立和社会主义建设热潮的大背景下产生的,既受到当时建设社会主义热潮影响,又有人民当家做主人的原因。人们面对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毅然投身社会主义伟大劳动和建设,呈现出浓烈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无私无畏的主人翁精神抒写反映社会面貌和人民心声的工业诗歌一度成为创作主流,大量工业诗歌应运而生。

        冶炼工厂里钢花四溅的烈焰、千尺井下闪亮的矿灯、纺织机台上不知疲惫的女工身影、荒野上开采油田的王进喜和他的伙伴、建筑工地上不断攀爬升高的脚手架、桥梁和铁轨在机车轰隆隆驶来时的震颤,被一位又一位工业诗人敏锐发现并转化成与祖国同振、时代共鸣的心音。工业诗歌秉承了《咱们工人有力量》的精神指向,涌现出李学鳌、刘镇等一大批工业诗人。尤其是著名诗人郭小川,深入到煤都抚顺、钢都鞍山创作出《两都颂》。在东北林区,他与工人打成一片,创作出激情澎湃家喻户晓的《林区三唱》。石油诗人李季创作《玉门诗抄》、煤矿诗人孙友田创作《煤海之歌》等工业诗歌酣畅淋漓,亦歌亦诗,赞美工人大公无私、奉献身心,为社会主义建设战天斗地、不惜牺牲一切的壮志与豪情。这一时期的诗歌基本上是工人的身份写社会主义建设改变了中国一穷二白的面貌生动描绘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表达人民对未来的向往和开创社会主义新生活的信心。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诗歌。八十年代工业诗歌继承和发展了五六十年的工业诗歌传统。中国改革开放,工厂像一台台发动机和驱动器,助推振兴发展、经济腾飞。张学梦创作的《现代化和我们自己》,是工业复兴的产物。聂鑫森、赵天山等等工业诗人,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理想激励下,诗写工业的繁荣与喧嚣,诗意呈现充满热力和能量的时代画面。杨炼曾写过一首《铸》:“就这样,钢水/深红的血液/沸腾着,注入我的胸中/金黄的花束和星星/组成一个婴儿最初的笑容/生命开始了——/钟声嘹亮、清澈/像悬挂着露珠的黎明/早霞在迸溅/——我站起来/美丽、灼热、年轻……”钢铁冶炼的劳作过程与追求幸福生活的憧憬链接在一起,刻画出形象鲜活、气韵生动活泼、阳光、向上、豪迈的时代气息,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加油鼓劲。

        随着改革不断深入,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化九十年代,国有大企业在转制,工厂和工人陷入困惑和迷茫,中国工业诗歌在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形成的工业诗歌特质与精神已经无法呈现,工业诗歌风风火火的经历在中国也告一段落。19987期《人民文学》在“新浪潮”专栏刊署名竹马的长诗《我和我的工厂》,一改新中国成立以来工业诗歌的歌颂和赞美主基调,从工厂、工人真实处境入手,对工厂现实、工人命运进行反思,真实表达工人丧失了主人翁地位的感受,正如韩作荣在按语所说:“在《我和我的工厂》里,作者并非站在局外去观察、审视现实,而是‘我’就是现实,是‘真实的机器和汗水’,是被螺丝约束、与钢铁熔接于一体的人,已成为机器的一部分,敲一敲,四肢的筋骨都有金属的回声。生存的严峻、艰难,废弃带来的虚妄,残损的疼痛,游离的失衡,不甘而又安然的心态,都化成了真诚且富于诗质的文字,令人动心。是生命与语词的介入,使机器有了情感,使钢铁也有了灵魂。这是具有金属质地的诗,让一些泡沫式的鼓噪失去重量,让伪劣、虚浮黯然失色。”吴思敬在其主编《中国九十年代主流诗歌大系》的序言中说:“竹马的《我和我的工厂》,不同于五六十年代以来流行诗坛的那些轻松地歌颂劳动、快乐地抒发主人翁情感的作品,而是透过抒发主人公的自白,展示了九十年代工厂面临的凋敝、严峻、艰难的生存现实以及人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的心态:‘我的工厂沉重我也沉重/我沉重的像废弃的厂房和残损的设备’,这里打动人的是,作者不是以诗人的身份俯视现实、游离现实,而他本人就是现实,已成为庞大而衰老的机器的一部分。”

      二、工业诗歌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世事变迁,中国工业发生了巨大的变革。新世纪,随着电子科技的介入,工业内容更加丰富、多元,中国工业发展更加快速。工厂的性质、工人的身份在这个时期与以往有了本质上的不同。传统工业诗歌在这样的背景下认知失去了方向,对工业的表达无所适从。辽宁诗人田力等工人诗歌作者,犹如工业幸存者,另辟蹊径、避重就轻,诗意迂回。诗风与以往轰轰烈烈、大气磅礴充满浪漫和英雄主义的工业诗歌有显著区别,如他创作的《留在工厂里的指纹》诗集,其中《一粒灰尘伏在你的肩头痛哭》《蟋蟀》《平安路52号》等等诗歌,注重向内、无助的内心,从细小、隐秘处着墨,自言自语,自说自话,对工厂生活不动声色地进行追忆和怀念,代表了一个阶段以来工业诗歌式微的现状,工业诗歌和工业诗人无论内容和形式,像工厂处在了时代的背面或者边缘,当然这也与诗歌创作的潮流有关

        不得不说的是打工诗歌。它像八十年代伤痕文学一样,是一种文学现象。尽管它的背景也是工业、工人,但它与我们说的工业诗歌的大工业表述是不一样的郑小琼、许立志等等从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面对独资、合资或者民营工厂,底层劳作的艰辛、生产线上的生命价值、压抑的现实环境、不平等受歧视、远离家乡的孤独、奋斗与理想的困惑,等等内容成为打工诗人的工业感受,他们以人性和个体生命价值为蓝本的创作,在大工业黯然失声的情况下,势头劲猛,打工诗歌几乎代替了工业诗歌。我认为,打工诗歌有其独特性,但不能把打工诗歌当做工业诗歌主流,工业诗歌磅礴、宏大的特质打工诗歌作品不具备,也没有能力呈现。

        我在工厂工作十八年,坚持工业诗歌创作三十余年,通过对工业诗歌的学习和思考,发现工业诗歌沦落的原因在于:

        一是时代发展和观念上的转变给工业诗歌带来巨大冲击。现在,诗歌强调个人的内心世界,认为题材写作过时了。工业诗歌中的“我”大都是“我们”的代名词,带有很强的集体情感、社会意识,故不被看好并遭诟病。有些工业诗歌诗意淡薄,直白、简单、生涩、坚硬,缺少情感和个性,也制约影响工业诗歌发展,满足不了人们新的审美需要。

        二是社会环境发生变化让工业诗歌失去了表现的舞台。改革开放过程中,企业性质发生转变,工人不再是工厂的主人,企业和工人靠一纸合同来维系。工厂和工人情感疏离,彼此变得陌生。企业追求效益,工业诗人不被重视,在紧张、沉重的劳作中,充满矛盾心态的诗人无所适从,找不到抒写点,不知为什么写?为谁写?哑然失声。

        三是工业的特殊性使工业诗歌缺少社会认同感。企业按照安全生产和管理需要,用砖墙把自己与社会隔离开。工厂里边的人出不去,外边的人进不来。工厂内部的诗人在制度约束下,丧失了观察和思考能力,激情荡然无存,无力反映工厂里的事物。外面的诗人对工业不熟悉,对独特的工业具象不了解,偶有采风活动,也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浮在表面,表达不了工业丰富的内涵。在现实面前,工厂更加自我,缺乏社会关注和认同。

        四是工业的枯燥生涩加大了工业诗歌写作难度。工厂里到处是钢铁、模具、劳作、制度、计算机,寻觅不到花溪、梦岚、羌笛、松风、明月这样美丽的词句。日复一日的机械劳作中,“孤帆远影碧空尽”“疑是瀑布挂前川”的意境和场景被粉尘和浓烟所阻碍。写工业诗歌显得不明智,无论是诗歌技艺,还是写诗的人,都因阴差阳错而导致灵感的丧失和想象的枯竭。钢铁与肉身碰撞,犹如在沙漠上种植鲜花,像愚顽的自虐和慢性自杀。

        五是工业诗歌发展时间短缺少可借鉴的成功经验。新中国成立算起工业诗歌才70年。建国前,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没有自己的工业,更鲜有写工业的诗篇。世界资本主义工业与中国社会主义工业本质上不同,所表达的内容,思想、人的状态都不一样,加上工业诗人自身修养的限制,借鉴世界工业诗歌做的不好。目前,我还没看到有文学机构或者学术单位对各不同历史时期的工业诗歌、创作背景及工业诗人作品进行分析和评价,对工业诗歌定义和归纳总结。

        六是中国工业诗歌没有得到全面推进和有力引领。全国总工会宣教部和《工人日报》在80年代曾多次举办全国职工文学培训、职工文学活动,因势利导,培养一大批工人诗人。雷抒雁在工人出版社创办了中国职工文学唯一刊物《五月》,全面反映工业文学样貌,很有意义。但,随着市场化推进,职工文学的活动越来越少,《五月》也夭折了,工业诗歌失去了仅有的弘扬和展示的平台。近两年,工信部举办中国工业文学大赛,意在繁荣工业文学创作,铸就中国工业之魂,彰显中国工业文学魅力,可这样的大赛,两届都没有设诗歌奖项,令工业诗人大失所望。

      三、新工业诗歌应有新时代的精神气质和特征

        中国工业诗歌发展到今天,一定要转变观念,跟上新时代步伐,在形式上改变工业诗歌呆板、简单、直白,在内容上改变诗意淡薄生涩、坚硬,在思想上改变缺少情感和个性的情况适应新时代人们工业诗歌的审美需要。

        新工业诗歌要彰显新时代、新面貌,记录新时代、讴歌新时代,反映劳动者主动变革、创新发展、主动创造的自主精神。要凸显时代蓬勃的奋斗和进取意识,深刻介入现代化的强烈渴盼,表达出喷涌的生命热情。要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积极表达新工业与自然较量艰巨复杂的环境斗争,切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时代要求。要对工业在中华民族历史进程中的意义有充分认识,在强国理念的带动下,继续发扬光大铁人、孟泰等工业思想,倡导劳动精神、劳模精神、工匠精神,感应时代律动,蕴含家国情怀。要让冰冷的水泥、钢铁、石油、煤炭及其新的科技、电子、信息、智能等工业元素构成的新时代工业充满人性的温度,让工业之花与浪漫的情感把丰富多元的工业生活变成有灵性,可亲、可感能够飞翔起来的新时代诗歌

        特征之一,新工业诗歌要对这个伟大时代进行宏阔的工业叙事

        “就算每一次运输都要与死神交锋/像没有翅膀的鸟飞在云端/那就用骨头对抗风雪沙尘暴/也要让老虎闭嘴让石门打开/让招手的小鬼躲进弯道和绝壁深处/快递抵达的地方,就是我的中国”。诗人王二冬在其创作的《快递中国》一诗中,不再像以前工业题材诗歌对工业意象细致描摹,而是聚焦于表达艰辛复杂的劳动感受对劳动者为事业付出牺牲进行赞美,价值体现在劳动改变我们的现实生活,达成为祖国努力工作的夙愿。

        邵悦发表在2018年10月《诗刊》上的《港珠澳大桥》更加激情和充满想象,作者通过大工业生产描绘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壮丽画卷反映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让新工业诗歌充满英雄情怀和雄浑的力量55公里的长度,乘以/年年岁岁跨海往返的里程,就等于/两岸同胞心手相连的长度/33节钢筋混凝土沉管对接的海底隧道/加上后浪推前浪的奔涌,就等于/两岸同胞世代相融的深情”。

        在新时代,工业广义、包容,王二冬、邵悦的诗扩大了工业诗歌范畴,新工业诗歌更具有时代意义。“是改革让工业变得轻松而美好/就像机床不再是钢铁,而是人的化身/劳动者用智慧的大脑开启进步之门/工业有如手中的魔方,无数次拆解组合/一个有效的支点就能撬动历史车轮/工业文明改变了现实,照亮了未来的天空”(工业诗人张笃德发表在2019年1期《辽宁作家》上的诗歌《与工业对话》)。

        特征之二,新工业诗歌要有对新时代新生活的认知。

        中国作协编选的《2015年度中国诗歌精选收入了麦笛写的《我的二维码》,这首诗把人们在新时代与二维码的关系阐述出来,新颖、别致、深刻“你死后,微信二维码将成为你的墓碑”。“人到盖棺时也很难定论/自己说不清楚,别人更不能/最简单的办法是,死后请一个匠人/把我曲折的命雕刻成二维码/算是我留给世界的最后一方印章/形状一定要刻成祖屋的窗棂/要镂空的,百年之后/就把二维码安放在我墓碑的正中……”。

        马飚说:“新时代,工业已经成为一种思考和生活的方法论,高铁、智能制造、航母、蛟龙号、嫦娥登月车,工业的超现实发展就是未来美好的样子。”

        2017年10月诗刊编撰《新时代增刊》,阿垅的《在手机里养一只羊》也有对新生活认知的新奇和美妙。“也许你从未听说过在手机里养一只羊/现在就可以,如果你来牧场/或通过互联网,就可以认领下/一只新出生的小羊羔/给他打上标识,给他取一个名字/无论走到哪里,你都能从手机里/了解到它的一日三餐和作息时间/你的羊羔,会在草原上一天天长大/三年里,你的身旁泉水叮咚/你的枕边牧歌悠扬/三年后,你可以领羊上路/可以抱着一大片自然回家。”

        特征之三、新工业诗歌要与国家、民族、人类命运相联系。

        老诗人李瑛在2019年第1期《人民文学》上发表的《机器人》一通过诗人的智性思辨完成对机器化人工智能时代的期待和忧虑——“是男是女并不重要/肌肉透不透明、有没有个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它们的一呼一吸之间/体温是冰凉的或是温润的/它们有记忆和理想么/它们懂得爱么/它们计较自己的身份/是尊贵的或卑微的么/它们热衷于欺骗、嫉妒和杀人么/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强劲跳动的心脏/装着一颗美的灵魂/健康的思想/纯洁的泪和血/那是明天建设新世界的重要元素/朋友,准备好/一个可怕的机器人的时代/正在来临/一个可爱的机器人的时代/正在来临”

        机器人显然是新时代的产物,能够代表新工业的具体物像。写机器人不像以前没有工业经验是写不出来的,现代智能科技已经把工业日常化、生活化,对机器人有普遍的共识。新工业已经由单纯的钢铁转化为芯片,从简单内涵转向无限拓展的外延,新工业发展与国家、民族、人类命运息息相关

        “每一个岗位/都像这趟高速列车的螺钉/通力合作,一的一/一切的一切都在/有序地凝聚在一起,/有条不紊地启程了,/复兴/焕然一新的起点,/这是将陈旧观念思维的更新,/是自主又是创新/是用细致的蓝图和精美的设计……”谢建平《复兴号列车》表面写列车,实际是写国家命运和前程。

        特征之四,新工业诗歌要有新工业的元素和细节。

        新工业时代有许多新工业元素和细节诞生,5G、芯片、云空间、大数据、信息化这样的新生事物将参与和影响、改变我们现有的一切。辽宁诗人吴言开会》一诗,从与机器人一起开工作会的视角,全新地反映新工业的场景:“我往两旁望去,除了自己其他都是机器人/不用点名,它们的信息已经联网/不用倒茶,它们的电量已经满格/没有谁注意它们说话的语气,我只当/语音系统故障影响了工作效率,剩下的就是自己/冒充老板,在这高谈阔论智能工厂的重要意义/隔着办公桌,说着,说着/不必担心会被掌声打断,不必担心有人接电话出去”。和机器人一起工作生活已经成为新时代工业生活的现实。

        新工业的多元、复杂加大了工业诗歌写作难度无论是思想、内容,还是诗歌形式、技艺,新工业诗歌需要调动机械、电子、科技、智能与肉身碰撞出的灵感和想象,犹如在沙漠上种植鲜花,冰上山种植、采撷雪莲龙小龙、马飙等诗人在他们的作品中多有这样的建树。

        《磁悬浮列车,浮在城市之上》是罗陆鸣发现的新工业元素,磁悬浮这一新科技产物在作者笔下具有了历史穿透力。悬浮在铁轨之上的,是列车/是一束射入城市深处的光/三千年的长沙,在明亮里加速/来不及回眸,/径直奔向现代化的心脏,//磁悬浮的时代无需呐喊咆哮/悄悄地来,悄悄地去,痕迹/比飞鸟长,比飞机短,比想象/更富于想象……未来之光悬挂一条绚丽而又动感的彩虹/预言的火焰,照亮长株潭的天空”。

        特征之五,新工业诗歌要有新生活的气息。

        传统工厂里到处是钢铁、模具、劳作、制度、计算机,寻觅不到花溪、梦岚、羌笛、松风、明月这样美丽的词句。日复一日的机械劳作中,“孤帆远影碧空尽”“疑是瀑布挂前川”的意境和场景被粉尘和浓烟所阻碍。工业诗歌开放性、广义性,让新工业诗歌鲜活、灵动有了可能,打开了这一通道。诗人温馨的《共享单车》这样抒写:“成群的铃声和言谈/随着裙角翻飞的风云/在变幻的街市上/天空被飞来的鸟所覆盖/从北到南的土地/从西到东的河流/都连接在一起。”诗歌轻松、活泼,带有青春流动的色彩已以及浓郁的生活气息。

        “一定有/更多美好的事物/在前面等着我,我要像一列动车一样去看望那些高山/那些大河,五千年是一个路标/90年是一座站台,而68年/则像鸣响的汽笛/让我朝着远方奔跑,太美了/当我俯首贴向大地的胸膛,春天的花朵/仿佛绚丽的梦想/带着又一个日出/蓬勃而来”。张琳《像一列动车一样去看看远方》同样诗句明快、热烈,向上,面向世界敞开怀抱,去追逐梦想。

        “地心的祖国深邃狭长/采煤机像在煤海里游弋的航母/林立的支架擎起了摩天大厦/皮带运输机鼓掌的声音像雷霆开会/奔驰的矿车如份份发向未来的快递//我刨下的煤炼出的精钢/已经包在了九万米高空盘旋的卫星上/你割掉的碳发出的好电/驱赶开一个时代脸上的贫困和黑暗/矿工们乌黑的脸庞因为有了向往而明亮/每个人都躲在自己内心竭力地鼓着掌/地心深处漫过一阵不朽的海浪老井的《向往》把煤矿工人的贡献展现在中国腾飞的大背景之上,赋予新时代工人具有的价值——光荣与骄傲的幸福感。

        特征之六:新工业诗歌要深刻反映工业与生态环境的关系。

        工业发展是双刃剑,当年农业中国向往工业黑色之花,今天工业发展进入快车道要兼顾生态文明。诗人蓝野意识到了这一点,也许是一次旅游或者采风活动引发他的诗意思考,写下《在威海南海新区》一诗,敏锐地观察、记录了新区的快速发展,在新时代工业背景下,物质文明、生态文明齐头并进、诗意美好的现实画面。“穿过沉思的沙雕伟人像/我们来到制造投影仪的新工厂/沿着蔚蓝色与橙黄色的分割线/重新认识大海的宽阔无疆//新区并没有被钢筋水泥占领/它生长出诗人梦中的模样/在花丛与绿草之间/现代化再也不是喧哗的人海与车流/不是生硬的高耸的楼房。”

        吴言在《剩下六根烟囱》一诗中进行工业反思:我不断看见有烟囱朝着天空挥手,再挥手/浓烟在追问远方,发黑的颗粒在追问远方”。从而得出“工厂细长的脖子在忏悔中,不再发言/模糊的苍穹叫隐蔽,模糊的面孔叫可疑/我打开窗外的纯蓝,不断宽恕阴沉与缺氧的历史”这样的诗句,寻找工业文明、生态文明构建美好生活的答案。

      四、新工业诗歌要勇立潮头,为新时代画像、立传、明德

        工业诗歌发展时间短缺少可借鉴的成功经验。新中国成立算起工业诗歌才70年。世界资本主义工业与中国社会主义工业本质上不同,所表达的内容思想、人的状态都不一样,可借鉴的东西不多,加上工业诗人自身修养的限制,目前,还没看到伟大的工业诗人作品出现

        在厘清工业诗歌发展脉络,明白新工业诗歌现状及其存在问题之后,我们还应当找到新工业诗歌培根铸魂再出发的出路和办法。从当代中国的伟大创造中发现新的创作主题、捕捉创新灵感,深刻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巨变,描绘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谱,展现新时代工业诗歌应有的精神气质和特征。

        首先,要找回工业诗歌的自信。在诗歌沦为一种专业技巧、沦为一种成熟的小游戏、沦为一种没有什么真正值得说可是又不停地在说的流行病的今天,工业诗歌有责任把工业作为创作的丰富矿藏,不无病呻吟,不无中生有地苦思冥想,这既是工业诗人得天独厚的优势,也是工业诗人的幸运。诗意表达信息时代工业图腾,解读大数据带来的工业裂变和对新工业内涵的认知,做一个有责任、有担当、有使命感的诗人,满怀信心,诗写新时代工业和生活。

        深入扎根生活,高扬工业精神。像柳青当年创作《创业史》那样,工业诗人要把自己当做工业中的一份子,用敏锐的眼光观察、发现工业之美。带着问题和思考,带着感情深入到工矿企业当中去,不能浮在表面,轻描淡写。新时代日新月异,工业经验突飞猛进,科技、信息、大数据,多元并存,要像在在煤中发现琥珀一样,探寻工业之魂,关照工厂和工人的命运。只有这样,才知道新时代工业诗歌写什么?怎么写?写给谁?

        发掘新时代工业之“新”,大力表现“新”。新时代赋予工业新的形势和内容,我们要有找到新时代工业“新”特点的洞察力,有对工业新结构、布局、样态的解读驾驭能力。如电子科技植入传统工业后的成果、网络工厂的诞生给人带来的冲击和压力、机器人与未来工业发展,等等。工业题材本身就是一座难以攀登的高山,写工业诗歌往往陷入了生产流程,陷入了钢铁和水泥筑起的结构之中,如不在叙述方式、语言使用、选择角度,审美意识上求新、求变,创新写作方法,就避免不了走向空洞、概念化的老路。著名诗人李松涛说过:“对工业的表达要从具象入手,深入挖掘细节,揭示内心世界,工业诗歌始终具有艰巨性,对于诗人来说这是个现实的任务”。

        工业诗人要具有出博大的思想和情怀。一个好诗人首先应该是一个思想家,然后才是诗人。要创作出高水平的工业诗歌,单靠对工业和文学的热爱是不够的,必须力戒浮躁,不被市场利益所诱惑,以历史唯物主义的眼光,看到工业文明在当代的延伸和发展,使工业诗歌充满大机器工业时代的风貌。要学习借鉴世界工业诗歌长处,汲取其精华,为我所用。还要博学广才,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创造出人民喜欢、时代满意的优秀作品。

        优秀的工业诗歌不仅属于时代,属于历史,更属于我们的思想和心灵。当下诗坛流行所谓“纯诗”,不谈时代和人民,不关注社会问题,躲在阁楼里精心描绘每个树叶的脉络,抒一己之情,把诗歌当成文字游戏,写千人一面同质化的诗,自娱自乐,在小圈子里狂欢。好像一说大题材就不是艺术,没有诗意和价值。诗坛泰斗臧克家生前在《诗就是诗“辩”》一文中说:“如果,一个诗人,脱离时代,脱离群众,不管作品产生的社会效果好坏,闭门写‘我的诗’,也许他个人从中得趣,但我觉得这是可悲的”。

      在线观看日本高清mv视频,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茄子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日日摸夜夜摸狠狠摸 网站地图 赞0